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古典武侠  »  玉堂春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玉堂春
自从杨凌因为皇陵事件被拘后,韩幼娘等一干娇弱女子,诉求无门,也只能整日往来徘徊在刑部大牢外,可是即便如此这些无权无势无财无物的女流之辈,又怎能见到身陷囹圄的相公杨凌一面呢?就在杨凌一众妻妾踌躇不定,举手无措之时,突然府中小婢通报说礼部尚书王大人之子,王景隆前来拜访。原本杨凌落难,礼部尚书王琼就嫌疑不小,而且这王景隆早不来晚不来,偏偏杨凌前脚刚进大牢,他后脚就来过府拜访,这是怀的是什么居心但人家毕竟是有身份的人,避而不见未免有失礼数。正在杨凌发妻韩幼娘左右为难之际,玉堂春道:「这王景隆是礼部尚书之子,如果我们能求他请动他父亲王大人出面为大人求情,大人岂不是有望沉冤得雪。」雪里梅却不以为然:「你说他早不来晚不来,偏偏这个时候来。而且我听外头老百姓都说,就是他爹合着另外几个大官给老爷下绊子的,你们说他会救老爷么?我看他就是来显威风看热闹的。」韩幼娘和玉堂春几人细细一想,这也不无道理。就在韩幼娘拿不定主意的时候,雪里梅气冲冲地跳出来:「我去会会他!我倒要看他王三公子能显出怎样的神通!」玉堂春连忙一把拉住她:「得了吧,就你那臭脾气,去了只怕是害了老爷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夫人,不如我先去探听探听,我与他有过一面之缘,待我摸清他的来意,我们再慢慢拿主意也不迟。」韩幼娘一想也是,高文心木讷,雪里梅急躁,玉堂春却是性子沉稳,倒是个合适的人选。凝眉道:「那你便速去速回罢。」话说王景隆前几天与一众公子哥儿到青楼寻欢作乐,恰在这时莳花馆地一秤金听说杨凌倒了,一时兴奋把三个清倌人被强行买走的事到处宣扬,王景隆家里只有一房妻子,自成婚以来体弱多病,王景隆在夫妻房事上从未得到过满足,时常流连于秦楼楚馆之间,如今一听这话,顿时便动了心思。他们一班猪朋狗友早就想整倒杨凌,无奈苦无把柄。到杨府栽脏陷害未免太过容易出差错,弄不好还会被反咬一口。如今听说杨凌强买了三个清倌人回府,如果自己能说动她们诬陷杨凌,将他塑造成欺压良善、强买美色的伪君子,那杨凌当初为妻子抗拒圣旨留下的良好形象便轰然坍塌,他杨凌在民间也必然臭名昭着,要收拾他就容易多了。然后再晓之以情,动之以理,诱之以利,凭他王景隆公子的相貌才气、家世身份,招招双手,这几个青楼出身的妓家女子还不扫榻以待?王景隆站在杨府中堂门前,看了眼阴沉沉地天际,又瞧瞧垂手站在一边的目无表情的老管家,从老管家既没请他到堂内,也没奉茶,便认为这杨府上下必然是因为杨凌下狱而不成体统了。王景隆不禁一声暗笑,是打心眼里爽了出来。这时玉堂春走了出来示意老管家退下,自己悄悄走到王景隆身后盈盈一拜,轻声道:「小婢苏三见过王公子。」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王景隆早就闻到一股幽香扑鼻而来,故作姿态地挺拔了下身体,才转过身来,故作讶然道:「哎呀,原来是苏姑娘来了,失礼失礼。」玉堂春请王景隆走到中堂坐定,因为捉摸不定他的来意,便也不做声只是盯着眼前这男人看。王景隆看这娇媚的小俏婢眨着一双美眸,一脸好奇地看着自己,便长叹一声道:「王某与杨大人也算是旧识。现今听杨大人出事……唉!这杨大人也是,恃着圣宠浩荡,想不到竟伙同一些贪官污吏合起伙来欺瞒朝廷,本来眼看是前程锦绣的人,现在落到如此下场,真是令人痛心疾首啊!」玉堂春闻言差点拍案而起,强压下怒气,脸上强拧出一丝微笑,也不作声,仍是定定的看着王景隆。王景隆见她立在面前一声不吭,连忙起身道:「小姐,请恕王某冒昧,实不相瞒,王某此次登门拜访,正是为了……为了苏姑娘而来。」「甚么?」玉堂春闻言大吃一惊,不用做作俏脸上自然地一片愕然,她不敢置信地问道:「王公子是……是为了小婢而来?这是……」王景隆故意抬首长叹一声,道:「唉。我虽然与杨大人相识一场,但是他有些做法我实在是看不过去。杨大人花费重金为苏姑娘赎身,就当好好爱惜小姐才是。他竟然为了自己重情重义的虚名,对姑娘这般千娇百媚的女子行妾侍之事,却置奴婢之微。这与伪君子又有何异。只可惜了姑娘你,如此才情相貌,本该被人捧在手上万般呵护才对,却落得如此下场。」玉堂春乍一听,差点笑了出来,看这王三公子义愤填膺的样子,似乎认为自己晚上是杨凌的玩物,白天却被当成丫头来使唤。可是即便真是如此,又干他王公子什么事呢?何况她定是不信,他风尘仆仆跑到杨府,说个半天,就是为自己打抱不平的,也并不反驳,只是故作委屈道:「王公子……何出此言,其实我家大人待我……待我很是爱惜,并不曾屈待了我。」她说到这儿想到自己欢场卖笑多年,如今重获自由,芳心里刚有了一个人,刚有了盼头,那可爱又可恨的人儿便落得如此下场。难道这就是人说的红颜薄命?